快捷搜索:  å  张丹å%  test  创意文化园  张%E  拍ç%  �«%A  

usdt无需实名买卖(www.caibao.it):三藩之乱:削藩or反削藩,吴三桂与康熙的博弈

USDT自动充值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三藩之乱:削藩or反削藩,吴三桂与康熙的博弈

吴三桂(《鹿鼎公》剧照)

本文是三藩之乱系列文章之三,为了利便明了,建议先看前两期:

三藩之乱丨大清开国三顺王

三藩之乱丨满洲元勋宿将凋零,四大异姓王崛起

吴三桂开藩云南后,思量的最多的事,应该是自己的退休待遇和子女放置问题

兔死狗烹,原理谁都懂,可是若何制止被烹饪,却是个高难度的手艺活儿。

之前献出了山海关,追随清军灭了李自成后,吴三桂就被打发到锦州养老去了。

若是没有厥后的反清热潮,吴三桂可能就一辈子在锦州当无权无势的财主了。朝廷给脸,叫一声平西王,朝廷不给脸,找茬一锅端分分钟的事。

此时,西南大局已定,云南虽然另有零星动乱,但扫平只是时间问题。一旦云南被彻底荡平,吴三桂将何以自处?

以是,吴三桂问计于老向导洪承畴,洪承畴建议吴三桂养寇自重(不能使滇一日无事也)

从厥后发生的系列事情来看,吴三桂似乎并没有听从洪承畴的建议。由于一年之后(1660年),吴三桂就向清廷提出了一份作战设计:进军缅甸,灭了永历。

顺治看了吴三桂的请求后,很头疼,赞成吧,云南刚平定,稳固压倒一切,最好别添枝加叶。不赞成吧,袭击吴三桂的积极性,晦气于班子团结。

顺治的回复是:若是形势晦气,万万不要强行进军(若势有不能行,慎勿强行)。之后又警告吴三桂:斟酌而行。

实际上就是委婉的拒绝了。

吴三桂不死心,两个月后,又发请求:兴师缅甸,生擒永历。

吴的理由很堂而皇之:永历就像一面大旗,极具号召力,只有这面旌旗在,李定国、白文选等人就不会放弃反扑,云南的土司们也不会彻底臣服,投诚的官兵们不会心向革命。

为了对于永历反扑大陆,云南戎马云集,军费开支伟大,当地国民苦不堪言,纷纷逃亡,情形很欠好。

以是,最好一鼓作气灭了永历,砍断这面旌旗,断了这些人的念想,云云才气从基本上保证云南繁荣稳固。

吴三桂这么忠心,清廷也欠好老泼冷水,批准了。

除了划拨大笔军费之外,清廷还给吴三桂配备了政委和督战队:命内大臣公爱星阿为定西将军,奉禁旅同三桂进征。

问题来了。永历和吴三桂并没有什么仇什么怨,吴三桂为什么三番两次要搞死永历?

什么为了大清繁荣稳固,为云南国民安身立命,都是扯淡。

真正的缘故原由不外乎四个字:个人利益。

清廷虽然迫于反清斗争如火如荼的时势,重用了吴三桂,但一直都没有真正信托过他。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吴又是势穷来投,还和南明不清不楚,满洲主子的心里,一直都记着吴三桂的忠诚档案:此人不能信用!

怎样才气改变主子的看法呢?搞死永历。

亲手灭了南明,忠诚指数定会爆表。

洪承畴的养寇自重之策,在战乱年月管用,究竟是用人之际,朝廷有心无力。但在满清已经站稳脚的情形下,养寇自重显然行不通。清廷不傻,让你蹲在云南就是维护稳固,若是天天不是造反就是起义,或者反反复复搞不定对手,那清廷会质疑其能力和忠诚。

既然不能细水长流,那就毕其功于一役,立下盖世功勋,换个更好的待遇。

最后一点,吴三桂来到云南之后,就没想过走。这一点,从后面吴三桂痛斥朱国治的话可以推测出来。

云南巡抚朱国治敦促吴三桂尽快摒挡器械撤藩走人,吴三桂震怒:咄咄朱国治,吾挈天下以与人,只此云南是吾自己血挣,今汝贪污小奴不容我治耶?

意思就是:朱国治!我把天下都给了别人,只有云南是我自己用鲜血挣来的,今天你这贪腐小奴不容我安身吗?

既然吴三桂把云南当成了自己的禁脔,那威胁云南的永历政权就必须消逝。

02永历必须死!

1661年正月,吴三桂派人进入缅甸侦查,获取了一份主要情报:永历落在了缅甸人手里,李定国为救回永历与缅甸人大打出手,缅甸人支持不住,于是向大清求助,示意可以献出永历。

此时不着手,更待何时?

昔时九月,吴三桂同爱星阿等挥军入缅,缅甸人迫于清军的威势,老老实实献出了永历,永历上将白文选被清军穷追不舍,率众投降。十二月十日,吴三桂携永历及一众皇室、文武大臣班师回国。

亡国之君肯定是要死的,只是死法差别。

1662年(康熙元年)三月,吴三桂与爱星阿等人商议怎么处置永历。

爱星阿:把朱由榔押送北京,让皇上处置。

吴三桂:不妥,去北京路途遥远,容易出状态,不如就在云南处置。

爱星阿:依王看,怎么处置好?

吴三桂:骈首(斩首)!

爱星阿:有点过了吧!

罗卓(满人):他也是做过天子的人,留个全尸吧,体面点。

吴三桂:呃······好吧。

四月二十五日,蓖子坡,永历和太子被缢死后焚尸,太后和皇后等一干皇室职员也被杀,南明的最后一个政权宣告消亡。

时人叹息:明朝消亡,固然是闯贼导致的,但重蹈宋朝崖山覆辙,却是出于吴三桂之手!

永历身死国灭所发生的影响,正如吴三桂所料的一样。

天下再也没有人有足够的人望,能凝聚起反清复明统一战线,与清廷作殊死斗争!

郑成功和李定国由于永历被杀,信仰支柱崩塌,精神遭受重大袭击,相继含恨病逝。

之后,李定国表弟马思良、儿子李嗣兴、刘文秀之子刘震,见大势已去,率部投降——原大西农民军与明朝残余势力合资投资的永历政权,不复存在,反清复明事业最后的希望,就此破灭!

在看待永历的问题上,吴三桂为什么显示得比满人更激进、更决绝呢?

无他,表忠心耳。

搞死永历,吴三桂历史问题可以一笔勾销,进而获得满清主子更深的信任。这也是汉奸往往比外敌更残暴的缘故原由。

从献关击闯,到平定秦地、西南,再到消亡南明,吴三桂为满清入主中原、征服中国立下了旷世功勋。

清廷对吴三桂的回报是:加封吴三桂为平西亲王,让吴三桂总管云南和贵州一切文武官员兵民各项事务,云贵两省总督和巡抚都受平西亲王控制。

一时间,吴三桂势力到达了巅峰,炙手可热,通常吴三桂要提升重用的人,吏部不得掣肘,通常吴三桂要花的钱,户部不得延误,通常吴三桂提的意见,朝廷无不赞成画圈。

清廷的重用和纵容,一呼百应的赫赫势力,真的能让吴三桂放心当西南王吗?

03三藩在干什么?

日中则昃 月满则亏。走到人生巅峰后,人就容易变衰。

昔时清廷放三王出山,有条件的,那就是把亲自儿子放到北京做人质。

吴三桂之子吴应熊就在北京,一边当人质,一边为老爹搞公关和情报工作。

吴三桂明了,满汉之间的民族鸿沟是永远无法逾越的,清廷对异姓王是永远不会放心的。

开藩云南做个王爷,可以远离京城是非之地,立几个大功,清廷或许会效法朱元璋任命沐英家族世代镇守云南一样,让吴三桂家族永镇云南。

吴三桂或许真是老糊涂了,沐英八岁就被朱元璋收为儿子,追随朱元璋打天下几十年,是半个朱家人,你老吴能算半个爱新觉罗家人吗?纵然你儿子娶了和硕建宁公主。

平西亲王说起来似乎很猛,其实是个吊,不是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,死了纷歧定能传给儿子。

为牢固既得职位和利益,吴三桂可谓费尽心思。

人不狠,站不稳,然则光狠也没用,还得有实力,有了实力,朝廷就不敢动你,实力越大,朝廷忌惮越大。

所谓实力,不外乎财力、武力、影响力。

云贵已在吴三桂掌中,种种资源可以随意支配,朝廷划拨的军费也能定时送来。

,

usdt收款平台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有了钱,就可以招兵买马,制造武器铠甲,购置战马火炮。

有了钱,就可以招贤纳士,打造势力团体,还可以掌控舆论,扩大影响力。

十余年苦心谋划,吴三桂不仅把云南贵州变成了铁桶王国,还把手伸到了四川和陕西——四川总兵吴之茂、陕西提督王辅臣都是吴三桂的心腹上将。

在吴三桂深耕云贵的同时,三藩的另外两家在干什么呢?

靖南王耿继茂是官/富二代,没什么追求,喜欢饮酒交朋友,仗势欺人。

康熙十年(1671年)正月,耿继茂病逝,宗子耿精忠承袭了王爵。

耿精忠历久在北京当人质,心理有点问题,加上又是官/富三代,异常骄恣,把福建搞的鸡犬不宁。

耿精忠混账是混账了一些,但没什么城府和政治野心。

平南王尚可喜老迈,政治立场很坚定,对清廷服服帖帖,唯一的小瑕疵就是喜欢搞钱。此人也有点生意头脑,他行使特权在广州大搞对外贸易,日进万金,金玉满堂。

尚可喜虽然恭谨,但儿子尚之信却是个刺头。

尚之信与耿精忠一样,历久在北京当人质,与顺治天子照样哥们儿。

尚之信生得很神勇,临阵遇危,瞋目一呼,令人肝胆俱裂,气场和项羽、孙策差不多。

若是说耿继茂有心理问题,那尚之信就是纯粹的神经病,此人凶狠无常,嗜酒杀人,且杀人不分场合、不分工具,极富攻击性。纵然不犯病的情形下,也有严重的施虐倾向。

康熙十年,也就是耿继茂死的统一年,尚可喜忧郁神经病儿子在北京闯大祸,以自己年老多病为由,向朝廷申请让尚之信回广东署理军务。

尚之信回到广东后,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,肆意放飞自我,提议疯来,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,整个平南王府和广州城鸡犬不宁,王府诸人到尚可喜眼前哭诉,尚可喜一筹莫展。

平南、靖南二王,虽然骄恣造孽,但他们的影响力和破坏力很小,由于他们只有兵权,无治理权。

什么意思呢?

耿精忠僧人可喜只卖力福建、广东两省的国防和维稳,无权加入地方政务,以是无法形成对地方的绝对控制,也对清廷构不成实质威胁。

自然,清廷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吴三桂身上。

04削藩就是剥洋葱

吴三桂拼命生长实力,谋划独立王国,清廷则想方设法停止吴三桂生长,双方矛盾逐步激化。

此时,康熙虽然已经登位,但没什么实权,实权掌握在索尼、苏克萨哈、遏必隆、鳌拜四位辅政大臣手中。只管四位辅政大臣之间也撕逼,但在对于吴三桂的问题上,他们的意见是一致的。究竟满族内部矛盾和满汉矛盾有本质区别。

于是,削藩的故事再次上演。

1660年,清廷以为吴三桂兵太多,耗饷伟大,限制吴三桂麾下的绿营兵为三万人,跨越的一律裁撤。

1663年,清廷突然派人找吴应熊谈话:昔时西南战事紧要,朝廷把上将军印给了你爹,现在天下大定,怎么还不把大印交回来,什么情形?

吴应熊让人六百里加急通报新闻

吴三桂见信后,缄默良久:······交!

1665年,清廷以为天下已定,三万绿营照样太多,吴三桂又裁了五千多人。

1667年,又有御史上书请求裁军节饷,吴三桂又裁汰了部门老弱,响应地,军费也从每年300万两砍到了不足200万两。

从1666年最先,吴三桂提出的人事任命建议,频频被清廷驳回。

种种征象解释,平西亲王的行情在下跌。

首席谋士方光琛提醒吴三桂:朝廷疑王矣,王当为自全之计。(朝廷嫌疑你了,赶快想应对之策)

吴三桂连忙上疏,请求朝廷收回之前授予自己的“西选”人事大权,投石问路。

没想到清廷连客套都懒得客套,赞成了。

吴三桂明了,朝廷这是要着手了。

恐慌之下,吴三桂加紧练兵,疯狂扩充实力,以追求安全感。

不意此事泄露,清廷派钦差来云南慰问下层官兵,吴三桂只得隐藏精锐部队,用老弱应付钦差·····好歹算应付过去了。

1667年五月,吴三桂以目疾为由,请求朝廷收回云贵总管的大权,朝廷又赞成了。

失去的云贵总管的大权,吴三桂便只剩平西亲王的空头衔了,和另外两藩一样了。

吴三桂显然不甘心,又指使手下马仔们生事,向清廷施压。

云贵总督、云南提督、贵州提督等人纷纷上疏:云贵的稳固离不开吴三桂,吴三桂不在,军心不稳,西南可能再次兵连祸结,恳请朝廷收回成命。

清廷回复:呵呵,平西亲王操劳过头,身体都累垮了,现在天下太平,要注意养生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让平西亲王享享清福也好。呐,就这样定了!

这一时期,清廷对吴三桂的政策总体而言是提防、削弱、敲打,这是一种温顺的、渐近的计谋。

人生七十古来稀,吴三桂已经是快六十的人了,没几天活头了,等老吴头一死,朝廷乘隙撤藩,水到渠成。

然而,这种温顺的政策没有连续下去。1669年,少年康熙扳倒了鳌拜,正式掌权,一改之前的既定政策,对三藩采取了一系列激进措施。

据厥后康熙自己讲,他听政以后,就以三藩、河务、漕运为三大事,并把这三桩大事写下来,挂在宫中的柱子上,天天提醒自己。

河务,就是治理黄河水灾,漕运,就是南粮北运,解决京畿物资供应问题,这两件事都是关系社稷安危的大事,康熙把三藩列在这两件事的前面,可见,麻子天子铲除三藩的刻意之大!

年轻人嘛,血气方刚,喜欢如意恩怨,学不来老人功夫茶。

05尚可喜点炮

1673年(康熙十二年),正当康熙苦于没有撤藩理由的时刻,平南王尚可喜的一封奏疏,让本已暗流涌动的三藩问题,变成了滔天巨浪。

原来,尚可喜受不了尚之信的精神折磨,问计于幕僚。

幕僚金光建议:朝廷已经嫌疑藩王坐大,你不妨带上家人和知己手下回辽东养老,这样既玉成了父子关系,又获得了朝廷的好感,一箭双鵰。

尚可喜于是上书清廷,请求携家人回辽东养老,让儿子尚之信继续镇守广东。

康熙回复:平南王识大体,朕很欣慰,然则让你们父子天南海北星散,朕于心不忍,要不这样,横竖广东已经平定,不需要镇守的,你把尚之信也带走吧。

朝廷的撤藩诏书很快就送到了广东,尚可喜只得谢恩,准备撤藩事宜。

平南王都撤藩了,平西王和靖南王也得表个态啊。

两个月后,吴三桂和耿精忠相继上疏,请求撤藩。

耿精忠算个屁,清廷想都没想就批准了。

然则,对吴三桂的奏疏,清廷十分头疼了。

议政王大臣集会议来议去,议不出个以是然来,廷议上,撤藩和不撤藩的意见相持不下,扯了一个月没效果,只能圣裁。

康熙说出了那段经典台词:三桂等蓄谋已久,不早除之,将养痈成患,今日撤亦反,不撤亦反,不若先发。

有人考证,说这段台词是康熙为了给自己加分,厥后硬塞进去的。

真假若何不主要,主要的是康熙很强硬,要先下手为强搞掉三藩。

吴三桂听到朝廷赞成撤藩的新闻后,他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。

吴三桂自以为劳苦功高,在云贵已树大根深,算准清廷不敢动他。

上疏请求撤藩,是想将朝廷一军,以低姿态让清廷自动挽留自己,没想到被康熙打脸。

幕僚刘玄初以为吴三桂太无邪:皇上想早就想动你了,只是找不到理由,现在你自动上疏,正中皇上下怀,尚、耿二王走他们的,你镇守你的云南,何须跟风吃屁?效果吴三桂没听。

撤藩令下后,吴三桂的知己手下群炸了锅。

撤藩回辽东,就成了笼中之鸟,任人宰割。

其次,吴三桂驻军云南二十年,昔时的辽东兵已然老迈,二代、三代士兵习惯了云南的生涯,并置下了产业,不愿回辽东苦寒之地。

此时,满洲开国诸王都死绝了,没有能征善战之人。而吴三桂久经沙场,勇猛善战,且麾下皆百战精锐,自以为天下无人能敌,基本不想鸟朝廷。

前两点是造反念头,最后一点是造反条件。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